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爱游戏注册爱游戏官方网站
“如果这辈子还有能力买房,一定要买现房”
发布时间:2022-04-26 10:16 来源:未知
html模版“如果这辈子还有能力买房,一定要买现房”

  新黄河客户端 消息,从楼层外望去,“易合坊”和周边小区没太大区别??墙体整洁亮丽,不少业主的阳台上还贴有对联和窗花。距离最近的商业综合体仅有几百米远,再往西一点,是一座地铁站和城际客运枢纽站。而且附近还有多所学校,“正儿八经的学区房”。

  没人能想到,这是一个烂尾近八年的楼盘。小区内部却是另一幅景象,雨天的路化身“水泥”路,随处可见堆成小山的建筑垃圾,楼道还没竣工,居民只好自行用砖块和木板搭成路基。更大的困难是,由于尚未交房,多数楼栋没水没电。

  易合坊位于西安市灞桥区柳莺路,一期共13栋楼、1287户,6栋为高层,其余为多层。建筑大体完工,但还达不到交房条件。刘晓强称,当初开发商口头承诺2014年底交房,不过合同上标注的却是2015年6月30日交房。

  时至今日,小区仅有一栋楼交房、一栋楼自救成功。其余楼的业主多次咨询过相关部门,得到的答复是开发商没钱了,要破产重整重新引进新的投资人。灞桥区政府也曾通过网络回复,易合坊项目是席王街道香王村城中村改造项目,由于开发商西安四德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德公司)资金困难,涉及的一期尾余、二期、三期项目全部停工。

  回复还说,问题发生后,购房群众多次向区、街道反映,区、街道也多次组织开发商与业主代表协商解决项目建设及补偿方案,引导业主通过法律渠道维权。

  但有些业主等不及了。有人失去工作机会,已无力承担房租与房贷;有人听说破产重整后,房屋产权可能存在变数。于是部分购房者选择搬进毛坯房,据业主说,最早有人在今年2月28号入住,一月间搬进来三百多户。更多的人则在出租屋和“新家”间徘徊。

  住进毛坯房

  刘晓强是陕西洛南县人,二十出头就在西安打拼。奋斗十几年攒下一些积蓄后,他和妻子李丽商量为小家庭改善下居住条件。于是在2013年夏天交了15万首付买下这套房子。

  买房的情形刘晓强印象深刻,一天他开夜班出租车,拉了一位住在席王街道附近的乘客,对方告诉他有新楼盘开盘,“性价比特别高,旁边就是地铁站和客运中心,才4750块钱一平,比周边的要便宜几百呢。”听完他动心了,想到回老家也方便。次日白天顾不上休息,他拉着妻子跑到易合坊售楼中心。

  买房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两人先后跑了不下十趟,看到五证齐全、有楼层已经盖了一半,夫妻俩终于放心了。二人多年积蓄加上跟亲戚朋友借的钱,终于凑够15万的首付款。总房款是45万元,他们办了二十年30万的按揭,每个月还贷2300元左右,利率下降后,每个月仍还1955.05元。刚签完合同,李丽就兴奋地拿着合同去附近学校咨询给孩子转学的事,“那时候觉得小区名字都是动听的”。

  户籍在蓝田的打工人罗娟买了1号楼的房,准备以后给儿子结婚用,合同上同样写的是2015年6月30日交房。但到了交房期限,别人说“楼盘烂尾了”,那是她第一次知道“烂尾”这个词,她不信,“那么大的公司怎么会交不了房呢?”

  公开资料显示,易合坊项目的开发商四德公司出现资不抵债,导致房屋烂尾情况。后来公司的债权人北京旭辉朝阳向灞桥法院递交了四德公司破产重整申请,2018年易合坊进入了破产重整手续。目前,案件还在处理中。

  罗娟实地看过几次后死心了,彼时小区里杂草丛生,都没几个工人。一起来查看进度的还有其他业主,大家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加了群。现在“消息跟踪群”已经有了477人,另一个名为债权人的群也有421人。

  在这之前,她和丈夫、儿子、公公一起租住在城中村,后来赶上城中村拆迁,只好多掏了一倍的房租租住在一间60平方米的老旧楼房里。房间依然没有暖气和洗浴设施,只有两间卧室,再赶上女儿回来,一家人住得很是拥挤。今年天气暖和后,她和老公便搬到了毛坯房里,“虽然条件艰苦,但起码住的是自己的房子”。

  另一些人选择住进毛坯房,则是和刘晓强一样为了守自己的房子。

  灞桥区人民法院于2022年3月1日在小区内张贴的公告写明:项目已进入案件审理程序。在此期间,严禁未经施工方许可,以查看施工进度为名在施工现场随意走动。禁止以各种借口煽动强行入住、抢占房屋等扰乱、影响案件审理程序推进及妨害诉讼的其他行为。

  对此,很多人表示并不清楚,购房者的消息多来源于业主群,“因为有人说三月底破产重整后,你的房子可能就不是你的房子了。所以很多业主赶紧住进来。”由于尚未交房收钥匙,购房人拿着合同找了开锁公司。

  有些房屋缺门缺窗,业主自己找人安装。车和大件家具暂时不允许进小区,业主们只好先搬来简易床、案板和煤气罐等必需品。有业主表示,很多家庭只有一两人住,但有超过三百多户居民住进了毛坯房。

  一千多个故事只有一个结局

  住进毛坯房,最紧要的问题是没水没电。

  记者走访时发现,已经整栋交房的11号楼下有一个饮水机,这成了居民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人们提着各式各样的桶从这里取完水,回家再倒入更大的桶中。上了年纪的人,往往会用大号矿泉水瓶多跑几趟。此外,自救成功的2号楼居民家也有水出售,4.5升的农夫山泉矿泉水瓶,一块五能提两桶。

  节约用水成了这里最大的共识,洗完菜的水会被留作洗手用,孩子们也不被允许玩水。罗娟告诉新黄河记者,大家做饭几乎都是做带汤的面食,一方面可以减少喝水次数,另一方面如厕也不方便,得去小区外的公共厕所。

  除了床和厨具,每户都有的“家电”还包括太阳能灯。这是一种依赖太阳能面板的简易照明工具,散落在毛坯房里光照最好的地方。天气好的时候充满电,能持续用数小时,阴天时住户只能使用一种装电池的头灯照明。

  在外人看来,住在毛坯房的人每天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失联”状态,因担心手机联网耗电太快,多数人只在饭点时候联网。给手机充电也很麻烦,刘晓强买了三个充电宝换着用,没电了回去出租屋充满再过来。不常回暂住房的罗娟会花上3块钱去商店租共享充电宝,基本每隔两天就要租一次。

  离开手机,业主们没有太多消磨时间的方式,晚上很早便睡了。罗娟有一床很厚的被子,即便如此,睡觉时她仍不敢脱外套,有时甚至需要加盖厚衣服。靠床的墙边贴着油布和纸盒,不将就的人还买了窗帘,这可以让他们睡得稍微舒服点。

  另外一些非生活必需品同样出现在毛坯房里,比如对联和窗花,罗娟说,贴这些东西是为了让别人知道,房子是有主人的。她还看到有媒体报道说邻居打印了合同,“我没有办收房手续,就这样进来住了,合同贴在门口是想证明这就是我的房。”

  住进来的人常常接到邻居的电话,对方请求去帮忙看看家里有没有人住。邻居的概念在易合坊变得更加宽泛,不管是哪栋楼的住户,大家都以邻居相称,“我们都是同病相怜的人,虽然一千多户家庭背后有一千多个故事,但只有烂尾一个结局。”

  停滞不前的生活

  前几年,两个孩子经常问李丽,“妈,咱啥时候能住上小区?”她总是信心满满地说“快了”,结果一等就是八年,如今当初上学的儿子已经外出打工,她也不再有勇气给出答案。

  目前,夫妻俩和小女儿仍租住在长乐坡500块钱的城中村,据李丽讲述,冬天屋内开空调依然很冷。小女儿喜欢做手工,但觉得戴手套不方便,结果一冬天下来手都冻烂了。今年刚过完年同事看到后问起,她只好撒谎说在老家冻的,“现在在西安还住这么差,说出来怕别人笑话。”

  “住新房,过好日子的愿望并没有实现。”李丽告诉新黄河记者,大多数业主都是周边地区的普通打工人,大家的生活则随着房子烂尾,陷入停滞甚至是倒退,她听过借钱全款买房的业主怕收不到房又无力按现市场价补齐差额的担忧,也听到过有业主因为房子烂尾离婚的事情……

  对于李丽夫妇来说,最愧疚的莫过于没能让患病离世的父亲住上新房,“买房的时候家里曾资助过钱,后来我还听我婆婆说,我公公在病床上一直埋怨我们,他觉得是新房好了,我们两口子不愿意接老人来住。”

  近几年,李丽与亲戚朋友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刚开始烂尾的时候,业主纷纷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动态,李丽从来不发,怕熟人知道。但她还是会认真点赞、评论看到的每一条内容。现实生活中,有朋友询问起房子近况时,她也是快速岔开话题,“她们起码有自己的房子,我不好意思说,感觉抬不起头来,”她又补充道,“我俩应该是最背、最惨的70后了吧。”

  李丽和丈夫想过没买房子的生活,或许他们已经申请了公租房,或许根本没有房贷压力,凯时游戏官网,一家人回到县城老家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丈夫继续开出租车,她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店面……

  罗娟说自己心眼小搁不下事,为了房子的事情没少操心,现在每天需要喝安神补脑液助眠,原本一盒五天的量,她三天就喝完了。

  今年23岁的儿子在一个酒店打工,生意不好的时候也没有上班工资。儿子谈了女朋友,她试探着问过结婚的事,对方家长说有房子了才定亲事,她想,房子我有啊,但这话最终没能说出口。

  楼上的业主路过听到房内有动静,特意过来串门。说着说着,几人又开始规划起新房装修来,女主人想把客厅隔出一个小房间,让两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卧室。

  不过,话题最后又回到了买房,“如果这辈子还有能力买房,一定要买现房”。(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新黄河客户端

点击进入专题: 各地打出楼市调控组合拳

责任编辑:贾楠 SN245